忘月

【凹凸乙女】(ABO)银月玫瑰1

       “姐姐救我……”
       “辰!”玄月看着自己的弟弟因刀剑而血肉模糊的背部,眼中没有一丝光明。
       “是你害死了我……我恨你……”而本该死亡的弟弟辰则是微笑的而又残忍地吐出一句话。
       “不,辰,我不是…”玄月从床上惊坐起,随后冷静地打量四周。看着眼前以大红色为主的房间,玄月选择沉默了——算了,等会再改吧。先解决这具身体的问题吧,昨天只不过杀了个人就差点累趴下了,看来得好好锻炼了。再就是——这人女扮男装,现在都没被发现,这是个奇迹。算啦,玄月挥手在身上布了个幻阵,确定没有问题后,拿起一旁的洗漱用品……
       整理好仪容后,玄月打开门。
       “……”
       “……”
       一开门看到一个人抬手正打算开门有什么感觉?
       “呦,起的挺早的。”玄兰最先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
       “……嗯”玄月点了点头算作是回应,然后扔给了玄兰一个漂亮的红色吊坠。
        “这是什么啊?我的礼物?”
        “嗯,戴上。”
        “干嘛突然给我礼物啊?”玄兰疑惑道。
        “……”(盯)
        “好好好,我带还不成吗?”玄兰翻了个白眼(当然被玄月打了)戴上了吊坠,“不过说实话,这个吊坠还真是漂亮。”
         回应她的只有玄月走远的身影。“哎,等等,我呀,哥!”
         很快玄兰便追上了玄月。“哎你知道吗?今天晚上圣空星王族要办一场宴会,邀请写明了你也要去,记得也要挑好你的礼服。还有还有听说圣空星的那个小王子嘉德罗斯是个Alpha。现在我都还没分化呢。他一个五岁小孩居然分化的比我这个九岁的还快。对了,哥,你今年十岁了,不要像个28岁的人一样老成好吗?”随后学兰感到一阵风吹过,他哥哥已经在十米开外了……





~~~~~~~~~~~晚上~~~~~~~~~~~~~~~~~
    

         “嗯…这个裙子好紧!”玄月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哥特长裙,那一头火红色头发被安静的盘在头上,一缕夹在耳后。
         “……”玄月穿着一身贵族子弟的衣装,那头银白色的长发则是简单的束了起来,用一条白色的带子束了起来,搭在胸前。
        “各位尊敬的来宾,欢迎大家来参加我所举办的宴会。在此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我的小儿子嘉德罗斯分化成了一个Alpha……”
        “可真是假,这些消息明明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不过呢,把我们带进这些贵族的子女都召集在一起,恐怕是为了要选妃吧,叫我们这些还没有分化的来,恐怕只是看个对眼罢了。”玄兰小声地嘲笑道。
         “别放松,有点不对劲。”玄月的第六感,使她感受到了一股不安的情绪。她的精神力探向随身空间里的星涎,感受到那冰凉的感觉时,她才稍微放了点心。
          很快,玄月不安的预感成真了。
          “啪。”大厅的门被狠狠地踹开。冥家的家主带领着一堆人马,手持机枪,闯了进来。
           “哦,冥家家族,你在我的宴会上突然拿着武器闯进来,是想干嘛?”圣空星王冷笑着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冥家家主说。
            “陛下,臣是来,为儿报仇的,昨日我儿被墨家那个混蛋小子给杀害了,所以特来讨个公道。”冥家家主一脸愤怒的说道。
            “哦?是谁?”
             “墨家的养子——墨玄月!”
             “墨家有什么话可说的?”圣空星王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看向墨家家主。
              “玄月,是否有此事?”
               “是。”
           冥家家主本来做好了玄月不会承认的说辞,但是玄月一个字便打碎了他所有的准备。围观群众则是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
          “那你是否服冥家家主的决定?”
           “不服。”
          “混蛋,你杀了我的儿子居然还想不为他偿命。”
          “你不如先问问你的儿子做什么?”玄月冷静地拿出了一段录像,上面正是整件事情的经过。“现在你想跟我们墨家怎么说?”
          “哼,与我们没什么和你们好说的,你们的本家已灭。剩下这些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你说,对不对?圣空星王?”
           “……”圣空星王则是在墨家人的注视下沉默了。
           “也就是说,圣空星王办这个宴会纯粹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想和冥家联合起来,想灭了我们墨家。”墨家的一名子弟愤怒指责道。
          “聪明,我想在座的各位也不会把这些事情说出去的吧。”
         “无聊。哈欠———,哥,我困了。”玄兰无所谓的说了一句话。“你的确是把我们,墨家所有的力量都灭了。剩下的这些,都是未成年人没有什么战斗力,的确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所以接下来能不能活下去,全看自己了。哥哥,走了。”
          “……嗯”
          “想走,可没有那么容易,来人把他们拿下。”冥家家主没有得意多久就被打脸了,只见自己家那些所谓的精英,一个一个被玄月划破了脖子。
         很快,场上的敌人就被玄月扫了一大半。“走。”玄月拉起玄兰,跑向了大厅门口。
         “来人,给我追。”
         “嘉德罗斯,抓住他,你的一切你便可以自己做主。实验室那些老家伙会给你解除限制的钥匙。”圣空星王,自言自语了几句,大多人都知道他并不是自言自语,因为随后,一道金色的光芒掠向了大厅门口。
         玄月护住了玄兰,转手用星涎挡住了嘉德罗斯的攻击。“哦,原来你不是个渣渣呀。”
         “夜,带玄兰走。”“好的,我的主人。”夜变化为黑豹,叼着玄兰便冲出了大厅门口。
        在这几秒钟之内,玄月和嘉德罗斯过了十招。“呵,太棒了,你是第一个能和我对上,超过五招的人。”
         “……”
         “你就不能多点表情吗?本王看上的对手可不能这么无趣。”
         “……”这人是个自大的神经病。这是玄月对他的第一印象。
         很快玄月瞄准了嘉德罗斯愣神的瞬间,冲向了大厅门口。而嘉德罗斯却没有了阻拦的意思。“喂,你叫什么名字?”
           他本来做好了玄月不会回答的准备,但结果总是出乎意料的。“墨玄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玄月已不见了踪影。
        “墨玄月是吧,好的,我记住了。”
        “嘉德罗斯!我不是让你抓住他的吗?你难道不想要钥匙了吗?”
        “没有那种东西,我照样可以不受你们限制。”嘉德罗斯狂妄地说。












~~~~~~~~~~题外话~~~~~~~~~~~~~~~~~~~~

这里玄月没有带面具,但她下了幻术,在别人看来他就是看不出他的真实面目,是另一张脸,但是也很漂亮,也看不出来她女性的曲线,但平时应该还是戴着面具的,只不过今天有点特殊情况。但此后她都会一直带着这个幻术,只不过会戴面具,戴面具的时候会有写她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