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

【雷安】搞笑段子

今天雷狮和安迷修一起出去约会,但是没过多久就气呼呼的回来了,卡米尔奇怪的问:“大哥?你怎么了?”雷狮回答道:“今天安迷修放我鸽子就算了,还遇到了几个推销的。我不要他们家的产品,然后呢,他们就一直缠着我,最后我把他们全部打跑了。”
    “他们推销什么?”
    “他们问我要钱还是要命。”
    “……”

[凹凸乙女](ABO)银月玫瑰5

   

~~~~~~~~~~~~~~~~~~~

       “吼吼吼——”铁角犀牛们愤怒的攻击眼前看似渺小的人类。玄月则一边躲避一边分析着它们的数据一一一这种时候采取硬攻才是最蠢的方法。

        “吼一一”在铁角犀牛们陷入狂暴的那一瞬间,玄月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就是现在!

        “唽一一”月馨快速地在铁甲犀牛们的腹部划出几道银白色的刀痕,“咔哒一一”月馨被收回刀销之中。

        “恭喜参赛者墨玄月斩杀三级怪物一一一铁甲犀牛十只获得积分50000,请注意查收。”裁判球在一旁提醒。玄月看着裁判球头上像兔耳朵一样的东西,径直走到裁判球面前,然后一把抱起,揉了揉,手感不错。而裁判球则差点被吓得短路,要知道在揉它耳朵的可是刚来不到一个月就顶替从积分排行榜上消失的银爵成为第三的“怪物”啊!

         裁判球还处于惊吓中时,一个邪魅轻狂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呦呦呦,这不是大赛第三的玄月吗?啧啧啧,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居然喜欢可爱的东西。”

        “凯莉,我喜欢什么与你何干?”玄月冷眼抬头看坐在粉色月亮上的女性Alpha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是是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过你不去看看你家的惹事精真的好吗?”凯莉含着棒棒糖看向远处的冲天火光,“那边好像陷入了苦战哦。”

        听闻这句话玄月的手一顿,终究放开了裁判球:“我不可能一直护着她,她要学会一个人战斗。”

        凯莉则翻了个白眼,您先停下您往那边去的脚步再说这句话好么?呵,男人。算了,看上去很有趣的样子,跟上去看看吧。(露出搞事的微笑)



~~~~~玄兰这边~~~~~~~~~~

        玄兰“呸”的一声吐掉了口中的鲜血,神色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四人。
 
        “哈!你这支小老鼠,现在知道你佩利大爷的厉害了吧!要知道之前的账咱们还没算呢!”
  
        “佩利,小心点,这毕竟是刚来不久就将你挤下第十一名的人。”银发的骗徒的一番话非但没让金发红瞳的Alpha冷静下来,反而让他的战意更加强烈了,有股火上浇油意味。

          “哼,帕洛斯你太胆小了,就他这种小老鼠肯定是他那个大赛第三的哥哥带上去的根本一点都不强。”

          “佩利,帕洛斯说的没错,还是小心为妙。”

         这时,玄兰的手一动灼炎烈鬼飞了出去,直直地砸向帕洛斯和佩利,当然帕罗斯和佩利的实力也不是盖的,反应迅速的躲过了这招,“叽叽喳喳的吵死了,要打就打,不打就给我滚,别在那怀疑我哥哥教我的战斗技术。”

         “既然你这么想去死,我佩利大爷就成全你,接招!”说着佩利边挥舞着拳头冲了上来,但愿他意外的是玄兰这次很轻松的躲了他的攻击,就像是本能反应那样,灼炎烈鬼在玄兰躲过攻击后紧接着挥向佩利,然而暗黑使者挡住了这个攻击“轰——”

        “怎么啦?要两个人打一个人吗?”玄兰笑着说,“既然这样,就别分神哦!”说话间,玄兰瞬间移动到佩利背后,紧随而来的是不停的攻击。然后呢,佩利可是在世界的底层摸爬打滚过的人,其野性的直觉在这种时候救了他一命。

       “靠,你这只小老鼠怎么闪来闪去的?有本事别躲,和我佩利大爷好好的来战一场。”佩利抓狂中。

       “你傻啊,我不动,难道给你当沙袋打?硬碰硬我肯定不过你。小狗狗~”玄兰笑道,语气中是满满的不屑和鄙视。

         “欺负我们雷狮海盗团的团员可不是一个惜命的举动啊。”突然,玄兰周围出现了一群暗黑使者。

         糟了,躲不开!

        “轰——”几乎是在瞬息之间所有的暗黑使者爆炸了。
        “喂!帕洛斯,你就这么把这小老鼠杀了?本大爷还没玩够呢!”佩利不满的抱怨到。好不容易有个值得一战的对手,自己还没玩够就被别人截了胡,佩利的心情可谓是真的不好到了极点。

         “下次就让她的哥哥和你打,现在不急,乖狗狗。”帕洛斯笑容满面的说,只不过眼中却闪过一丝阴冷:mmp,能喊佩利是狗的只有我一个人!

         “没想到〔银纹的玄月〕居然还有另一张底牌放在她妹妹这儿。”雷狮看着火药爆炸所形成的烟笼罩的地方嘴角勾起。

         “什么?!”

         “咳咳,靠,夜你不能早点出来吗?知不知道你家主人妹妹我差点被杀掉?”烟雾散去后那道火红色的身影旁边赫然多出了一道黑色的身影,那是一头黑豹。

         夜用鄙视的眼光盯着玄兰,那眼中的意思,十分明显一一不能,滚!

         “你...你...你居然敢用那种眼神看我!信不信我和哥告状?”玄兰气极败坏的说,这家伙竟敢鄙视我,回头一定要跟哥哥好好说说它。

         “不用了。”

         “什么不用了,这家伙居然敢鄙视我,我一定要让哥哥骂他个狗血淋头。”玄兰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回头再骂,先把你的面具带上。”玄月淡定地,咋在玄兰身后。

          “哇!!!哥哥,你想吓死我呀!面具?我不是戴在脸……woc,我面具呢?”听到玄月这句话,玄兰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上却发现自己的面具已经不知道丢在哪儿了,然而迎接她的是玄月的弹额头:“不许说脏话。”

          “是,是,是。”

          “雷狮老大,我们好像被他们无视的很彻底啊!”佩利看着眼前的这幕疑惑的说道,然而雷狮则将雷神之锤扛在肩上转身走人了,“唉?不打了吗老大?等等我们啊!”

         “什么人啊,这是突然来找茬,然后话也不说的就走了。”玄兰低声的嘀咕。

        “因为嘉德罗斯来了。”玄月看着不远处一道亮黄色的身影以及他后面的一绿一红。

        “玄月!来打……雷德!给我将他找出来!!”还没等嘉德罗斯话还没说完玄月便已经带着玄兰瞬间移动走了。(玄兰:我们会瞬间移动我们骄傲。玄月:……嘉德罗斯:艹,瞬间移动了不起啊!玄月:你找我打架的时候可以快速脱身,以及不要讲脏话。嘉德罗斯:mmp)






  

“我不能和你一样去往光明之地,但不希望你和我一起坠入黑暗。”

第一次画这种画诶!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