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

【凹凸乙女】〖ABO〗银月玫瑰(序)

*穿越文
嘉x女主
有其他CP出没

         “嗯……”玄月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森林中,玄月分析了现在的情况。想:我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嘻嘻……你是不是在好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一个声音响起。玄月摸向了自己的匕首,冷静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别紧张,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你不会说。”玄月冷静地说了一句,“否则刚刚你就应该说出来了。”
            “真聪明,不过你可能猜错了,我告诉你这里就是凹凸世界。”
             “……为什么和动画片的名字一模一样?”
             “这里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凹凸世界,我能很高兴地告诉你,你穿越了。”
              “……”
              “哦对了,因为你来到了这个世界,所以创世神给你安排了一个身份,至于身份是什么,就靠你自己去摸索了。”
             “……”
         玄月一脸生无可恋。(但因为她是面瘫,所以说外表根本看不出来。)随后,一股如潮水般涌来的记忆冲进入了她的脑中。
          [我叫墨玄月。 是圣空星最大的家族,墨家的养子。但很少有人知道我其实是个女子。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墨家的族长和他的女儿,也就是我名义上的妹妹。 ]
            可笑。玄月想,我一个因家族中的明争暗斗而死的魔法家族的继承人,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家族中。反正这个家族也应该和我那个差不多。那个不能称之为“家”的地方。
           [听别人说,我五岁的时候被带到这个家族,并且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于是善良的墨家族长把我收了做他的养子。
         玄月,这是他们取给我的名字。确切来说也不全是他们给我取的,“月”是我唯一能想到自己名字中的一个字。]
          和我一样吗?玄月想。
            [我和我妹妹,墨玄兰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呵,这个原主明显是一个嚣张跋扈的人,仗着自己是墨家族长的养子,一直很嚣张。不把墨玄兰这个墨家正统的继承人放在眼里。
          [我一直很喜欢冥家的长子,冥晓。上个月他答应我今天昨天在这个树林里和他一起私奔,但是我没有等到他,等到的是一个黑衣人,在我即将被黑衣人一刀捅死的时候,我的妹妹,玄兰冲了出来,用手为我挡下那一剑。这个时候,冥晓走出来,说:“墨家的养子墨玄月,墨家的正统继承人墨玄兰,用剑将他捅死,这真是一个好话题,为我除去了我的心腹大患啊,但是这样的话。你这个该死的断袖,就要留下来了。真是可惜。”]
           呵呵,原来如此,那个该死的渣男,我会帮你教训他,但是作为交换,你的身体就归我了。这样我们就两清了。玄月想。
           不过,这个身体上的伤还真是多,得赶快治疗才行呢,如果在身上留下伤口是有辱我绝世神医的名称。玄月召唤了个治愈的法阵,包裹住自己的全身,然后,如果当时有人在场便会发现,玄月身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十秒钟后,玄月身上便一点伤口都没有了。但是玄月却拿起了他最喜欢的匕首——星涎。向着冥家走去,那个混蛋可是把我最亲爱的妹妹给带走了呢?伤害我最重要的人,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冥家~~~~~~~~~~
           “你……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想……利用……我……和哥哥……来让……墨家……分崩离析……太卑鄙了……”墨玄兰有气无力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说。
            “随你怎么说?无论如何,墨家都将不是我冥家的对手了。而我,因为解决了墨家这个棘手的势力,会成为下一届继承人呢!”冥晓淡定的坐在一旁的美人榻上喝着酒,“而你那个哥哥,会因为杀了你,而成为你们墨家的罪人,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这可不一定。”一道清冷的声线响起。随后,冥家大厅的门被狠狠地踹开。冥晓马上回头看向大门的方向。当看清来的是谁的时候,冷笑了一声:“哼,没想到你这个死断袖还没死啊。”
        “在还没杀了你这个混蛋之前,我怎么可能会死。”玄月冷漠地看向他。
         “看来你还是不太珍惜你的生命,我都放过你一马了,可偏偏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那么就让我杀了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在冥晓话还没说完的时候,玄月已经冲了上去用他的星涎在冥晓的脖子上划了一道痕。三秒之后,躺在地上的墨玄兰好像看到一朵非常美丽的罂粟绽放的那一瞬间。
        杀了冥晓以后,玄月收好他的匕首,走向地上的墨玄兰。“你干嘛?”躺在地上的墨玄兰一脸防备地说道。
        玄月没有理她,而是直接召唤出一个治愈的法阵,降临在玄兰身上。然后玄兰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很快,身上的伤便,好得七七八八了,玄兰也有力气爬了起来了,看着玄月说:“你是假的吧?”
         “……不是,走吧。以后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欺负。”
        “哈?你疯了吗?平时的时候我吵架吵的挺欢的。”
         “因为那时我脑袋进了浆糊。”
          “你说话可真有意思,玄月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说话这么有意思啊?不过,挺有趣的,就勉强信你一回吧。”
          “叫哥。”
          “哪里有那么多麻烦的事,以前我不都是这么叫的吗?”
           “……”(盯...)
           “干,干嘛啊?就算你盯着我,我也不会叫你哥的。”
          “……”(继续盯...)
           “……哥……” 玄兰红着脸说。
         “嗯...”玄月摸了摸玄兰的头。嗯,很软。









~~~~~~~~~~~分界线~~~~~~~~~~~~~~~~~

接下来要到嘉总出场了。

评论

热度(3)